全球遏制水生入侵物种公约将于2017年生效
 
    芬兰的准入通过,成为了旨在遏制可能存在于船舶压载水中的水生入侵物种传播的国际环保措施获得生效的契机。
    《国际船舶压载水和沉积物控制与管理公约》(BWM公约)将于2017年9月8日正式生效,其标志着对于水生入侵物种的传播的遏制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水生入侵物种可能导致当地生态系统的严重破坏,对当地的生物多样性产生影响并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
    根据该公约的条款,外来船舶将会被要求对其压载水进行管理,以此去除或无害化其压载水中包含的水生物和病原体。
    "这是地球的环保之路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IMO秘书长林基泽说。
    “入侵物种的传播已被公认为是地球的生态和经济健康的最大威胁之一。这些物种会对生物的多样性和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上的宝贵的自然资源造成巨大损害。外来入侵物种也会造成直接和间接的健康影响,其对环境的损害往往是不可逆转的,”他说。
    林基泽秘书长补充说:“压载水管理公约的生效不仅将最大限度地减少外来物种通过压载水入侵的风险,同时也将为国际航运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为船舶压舱水的管理提供明确而稳健的标准。”
    芬兰特命全权大使兼IMO常驻代表P?ivi Luostarinen夫人,于2016年9月8日将该国接受压载水管理公约的文书交给了林秘书长。
    该准入意味着压载水公约的缔约方达到了52个,缔约国的合计吨位约占公约总吨位的35.1441%。该公约规定,当公约在占有世界商船总吨位35%的至少30个国家批准后的12个月之后,公约将生效。
    压载水公约由国际海事组织(IMO)在2004年采用,IMO是一个针对船舶安全和保安、海洋环境的保护以及航运排放气体的各种有害影响来制定全球标准的联合国专门机构。
压载水问题
    船舶为了保持稳定性和结构完整性而经常使用压载水。压载水中可能包含数千种水生动植物,它们会被船舶携带到世界各地的海域并排放到其它非原生的生态系统当中。
    由船舶排放的未经处理的压载水可能会导致该地区的外来水生物种入侵。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船舶贸易量和交通量的扩大也增加了被释放入侵物种的可能性。数以百计的物种入侵已经发生,有时还会给当地的生态系统带来灾难性后果。
    压载水管理公约将要求,所有进行国际贸易的船舶都必须根据特定的船舶压载水管理计划对其压载水和沉积物进行一定标准的管理。所有船舶还将必须携带压舱水记录册和国际压载水管理证书。该压载水性能标准将在一段时间内逐步推广。大多数船舶都需要安装一个船载系统来处理压载水和消除不必要的生物。可用的型式认证系统已经超过60种。
    从20世纪80年代起,当遇到特定问题的成员国的顾虑引起了IMO下属的海洋环境保护委员会(MEPC)的注意后,IMO一直努力解决船舶压载水中的物种入侵问题。
    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导则在1991年被采用,随后IMO致力于开发《压载水管理公约》,该公约于2004年被采用。
    为了该公约的统一执行,IMO致力于解决各利益相关方的顾虑,例如各种压载水管理系统的可用性以及它们的型式认可和检验。
    船舶压载水管理系统必须由各国海事部门根据IMO制定的流程进行批准。压载水管理系统必须在陆基设施和船上进行测试以证明它们达到该公约中所列出的性能标准。例如,其中可以包含利用了过滤器、紫外线灯或电解氯化反应的各种系统
    利用活性物质的压载水管理系统必须经过IMO的严格的审批程序和验证。这是一个二阶段流程,以此确保压载水管理系统不会对船舶安全、人身健康和水生环境产生不合理的风险。
全球压载水项目
    自2000年以来,GEF-UNDP-IMO全球压载合作计划项目(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IMO GloBallast Partnerships Project)已经通过向多个发展中国家实施压载水公约的能力建设提供协助,减少了他们面对水生生物入侵的风险。超过70个国家已经直接从这一获得了多项国际大奖的项目中受益。
    GEF-UNDP-IMO全球压载合作计划项目最近开发和运行了多个有关压载水取样和为在该国生效压载水公约进行准备的研讨会。免费访问的在线学习工具目前已经可用,其中包括有关压载水管理的业务方面的电子学习课程。
    GEF-UNDP-IMO全球压载合作计划项目还在与全球产业联盟(GIA)和全球产业联盟基金的私营机构接洽,与各大海运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入侵物种的范例
    存在于压载水中的北美栉水母(梳状水母)可由船舶从美洲东海岸携带到各大海域如黑海、亚速海和里海。该水母会耗尽当地的微生物存量,改变该水域的食物链和生态系统。这一物种导致了黑海、亚速海和里海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渔业崩溃,对当地产生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斑马贝(斑马贻贝)从黑海被输送到欧洲的西部和北部,其中包括爱尔兰、波罗的海和北美的东半部。它在压载水中以幼虫方式开始旅行,被释放到北美后,其由于没有天敌而快速繁殖生长。斑马贝大量繁殖并淤塞所有可用的硬质表层。斑马贝替代了当地的水生生物,改变了原有的水生物栖息地、生态系统和食物链,导致该地基础设施和船舶的严重污染。该生物造成了当地高昂的经济损失,其中包括进水管、水闸和灌溉沟渠的疏通成本。
    北太平洋海星(多棘海盘车)通过压载水从太平洋北部运送到澳大利亚南部。它在该处大量繁殖,在入侵的环境中迅速达到“瘟疫”的地步。由于这一入侵物种以贝类(其中包括有商业价值的扇贝,牡蛎和蛤类)为食,造成了该地严重的经济损失。